您好!歡迎訪問中國儲能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首屏 > 技術2 > 液流電池

陶氏杜邦“分家”全球最大化工巨頭“一拆為三”

作者:李哲 來源:中國經營報 發布時間:2019-06-17 瀏覽:
分享到:

全球最大化工巨頭拆分重組塵埃落定。

美國東部時間6月3日,伴隨著紐交所銅鑼響起,科迪華農業科技(以下簡稱“科迪華”,NYSE:CTVA)宣布成功完成從陶氏杜邦公司的拆分,獨立上市。

《中國經營報》記者了解到,繼承了杜邦先鋒、陶氏益農等資產的科迪華將成為一家專注于農業科技的全球公司。至此,杜邦與陶氏歷時42個月,涉及資本超過1300億美元的合并拆分工作終于落下帷幕。

事實上,2015年前后,國際農化市場開啟了一次大規模并購浪潮。拜耳收購孟山都、中國化工收購先正達、杜邦與陶氏合并。其中,杜邦與陶氏的合并無論是歷時時間還是涉及金額都成為并購之最。如今,這幾起并購的余波仍在發酵,拜耳深陷草甘膦致癌風波,中國化工承擔著高杠桿收購帶來的大量負債,而杜邦與陶氏則在合并后分拆為三家公司。

打破全球化工格局

面對內外雙重壓力的杜邦和陶氏,共同策動了一次全球化工市場最大的合并案。

2015年,對于國際農化巨頭而言注定會是難忘的一年。這一年,巴斯夫全年銷售額下降5%;陶氏化學凈銷售額為487.78億美元,同比下降16%,其中,農業科學銷售額為63.81億美元;杜邦公司銷售額下降11.5%,其中,杜邦農業業務的總銷售額為97.98億美元,同比下降13.3%。

事實上,2015年,全球農化市場一片蕭條。記者了解到,2015年,幾乎所有地區的農藥市場銷售額都出現下滑。其中,歐洲作物用農藥市場跌幅最大,同比下降15.8%,拉美地區作物用農藥市場同比下降10.3%,亞洲市場作物用農藥銷售額同比下降3.7%。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陶氏化學CEO利偉誠撥通了杜邦臨時CEO溥瑞廷的電話。不久,2015年12月,杜邦公司與陶氏化學共同發布了平等合并尋求后續分拆的計劃。對于這一舉動,利偉誠表示:“在過去十年中,我們的整個行業經歷了構造變化,不斷發展的世界呈現出復雜的挑戰和機遇。這項交易將改變我們行業的游戲規則。”

這一激進的舉動讓陶氏杜邦公司超越當時的巴斯夫成為全球最大的化工企業。事實上,在外界看來,杜邦與陶氏的聯姻,更像是激進投資者之間促進的結果。

2015年10月,杜邦公司原CEO柯愛倫在杜邦公司迎來五年來最差業績表現時黯然離職。此前,2015年1月,作為杜邦公司主要股東的對沖基金特里安(Trian)曾公開表達對杜邦的不滿,該基金合伙人佩爾茨(Peltz)要求杜邦實施更大范圍的變革。

雖然杜邦公司當時確實在著手剝離注入鈦白粉等資產,但是在基金投資者看來,這樣的調整力度太小了。

最終,溥瑞廷坐上了杜邦公司臨時CEO的位置。觀察溥瑞廷的履歷不難發現,這正是基金投資者眼中合適的接任者。2002年至2012年期間,溥瑞廷擔任泰科國際的CEO,將這家瀕臨破產的工業公司轉變成為市場中的有力競爭者。溥瑞廷在任期間,將泰科國際拆分為Covidien、Tyco Connectivi-ty和ADT Corporation三家專注于不同領域的公司,并將泰科國際流體控制業務與Pentair進行并購。

與此同時,陶氏化學則在另一個基金投資者的催促下調整戰略。記者了解到,對沖基金第三點(Third Point)建議將陶氏一分為二,把特種化學品和石油煉化板塊置入不同的公司運營。

面對2015年全球環境影響、油價波動的不利影響,致使全球農化市場一片蕭條。此時,面對內外雙重壓力,利偉誠和溥瑞廷聯手策動了全球化工市場最大的合并案。

精巧的合作路線

杜邦與陶氏的合并分拆計劃相較拜耳和中國化工的“買買買”模式設計相對精巧。

2015年,全球農化市場一片蕭條之際,策動并購的不止杜邦與陶氏。2016年2月,中國化工在與孟山都的競爭中擊敗后者,以近430億美元的價格公開要約收購先正達。

在要約收購失敗后,孟山都迅速調轉方向,轉向農化市場份額與先正達較為接近的拜耳公司。然而,最終談判的結果再次出現反轉,9月14日,拜耳以660億美元的價格將孟山都收入囊中。

然而,在收購完成后,無論是中國化工還是拜耳,都出現了消化不良的情況。由于中國化工收購先正達采用的是現金收購股權的方式,而2014年,中國化工的資產總額約為391億美元,尚不足以支付先正達的要約價格。因此,中國化工選擇了貸款的方式獲得收購資金。而高杠桿帶來的支出讓收購價格從430億美元直接飆升至超過500億美元,將中國化工的資產負債推升至超過80%。

拜耳在完成對孟山都收購的同時,陷入到了草甘膦產品的致癌糾紛。截至2019年4月11日,約13400名原告在美國就作物保護產品草甘膦提起訴訟。而拜耳公司的股價則在收購孟山都后至今已經下跌40%。

反觀陶氏化學與杜邦公司的合并則采用了更為精巧的方式。記者了解到,由于兩家公司的市值接近,并且主營業務的重合度較高,互補性較強。因此采用了兩家公司以占大約50%的股份進行合并隨后再分拆為三家公司分別獨立上市的方案。

原陶氏農業部門將和杜邦農業部門組成新的農業公司,公司將以“科迪華”命名;陶氏除農業和電子材料外的部門與杜邦功能材料部門組成新的(陶氏)材料科學公司;陶氏的電子材料將與杜邦除農業和功能材料外的部門整合形成新的(杜邦)特種產品部門。這樣的操作方式像極了溥瑞廷對泰科國際的調整。

最終,陶氏化學于2019年4月1日(美國東部時間)完成從陶氏杜邦的拆分。2019年6月,科迪華農業科技完成從陶氏杜邦的拆分。至此,杜邦與陶氏的合并拆分計劃基本完成。

對于合并后又重新拆分事宜,記者聯系陶氏杜邦方面采訪,但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科迪華道阻且長

如今的科迪華已經正式登陸紐交所。但是,擺在科迪華前面的道路卻并不平坦。

作為杜邦與陶氏合并以后成立的新品牌,科迪華備受關注。記者了解到,科迪華囊括了原杜邦先鋒、杜邦植物保護和陶氏益農等資產。2017年,陶氏杜邦功能材料業務板塊的收入接近440億美元,特種產品業務板塊的收入接近210億美元。據科迪華提供的資料顯示,2018年,科迪華凈銷售額達到140億美元。

從營收和體量上來看,科迪華都是“三兄弟”中最渺小的一個,同時,農業部門又是最讓陶氏杜邦頭疼的部門。

將時間調回2015年,杜邦與陶氏的合并與全球農化市場的蕭條不無關系,而整合了兩家公司農業業務的科迪華未來將如何發展,對此,科迪華執行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格雷戈·弗里德曼(Greg Friedman)表示:“作為一家獨立上市的全新農業企業,我們將聚焦創新審慎投資,實現收入有機增長跑贏市場平均水準,并提高投資回報率。對公司營收的增長我們充滿信心,我們在2021年前實現12億美元成本協同效應的目標,正有序按時實施進程中。同時我們也將堅定地致力于通過股息和回購相結合的方式,為股東回饋可觀的資金。”

在格雷戈·弗里德曼的話語中記者注意到,科迪華計劃在2021年前實現12億美元成本協同效應的目標,至于其究竟如何實現這一目標,記者聯系到科迪華工作人員,并未得到明確答復。

記者了解到,原陶氏化學的體系中,每年近17億美元的研發費用中,有近7億美元被用于農業板塊。而在杜邦與陶氏合并后,直接削減了杜邦中央研發中心的研發經費。

目前,在科迪華的營收中,60%營收來自種子業務,40%營收來自植保業務。目前科迪華在中國擁有1000多名員工,并在北京、上海和臺北設立了3個辦公室,擁有2家合資企業,業務覆蓋28個省區市,服務了1000萬農戶。

對于中國地區業務的發展,科迪華大中華區總裁黃田強曾表示,科迪華看好中國未來農業市場的發展前景,希望未來能在中國市場進一步發展。然而,在中國地區,科迪華的中文官方網站還處于籌建中。

關鍵字:陶氏 杜邦

中國儲能網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為“中國儲能網:xxx(署名)”,除與中國儲能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者單位如需轉載需注明來源(中國儲能網)。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儲能網)”的作品,均轉載與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儲能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圖片(或配圖)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涉及版權問題,可聯系我們直接刪除處理。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版權問題與本網無關,想了解更多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nhjcpo.tw

相關報道

深度觀察

一单双中特